全球葡萄酒搜索
酒款
  • 酒款
  • 瓶款
酒媒,让世界爱上中国葡萄酒!
酒媒 —中国葡萄酒服务平台:树立消费者民族自信力,打造“中国葡萄酒力量”,让世界爱上中国葡萄酒!

新世界葡萄酒的美丽新世界

build
│ 来源:来源:一彩网 作者:2017-10-29 19:59:59 阅读(29)
在今天,喝葡萄酒的人最应该感谢的应该是英国葡萄酒作家休·约翰森(Hugh Johnson)。因为他那本著名的《The World Atlas of Wi


       在今天,喝葡萄酒的人最应该感谢的应该是英国葡萄酒作家休·约翰森(Hugh Johnson)。因为他那本著名的《The World Atlas of Wine》(世界葡萄酒地图),全世界的饮酒者似乎都幡然醒悟,心有所属。在这本书中,休·约翰森第一次将世界上所有的葡萄酒生产国家一分为二,那就是旧世界葡萄酒(Old World)与新世界葡萄酒(New World)。从此以后,新、旧世界就代表了整个葡萄酒行业的两大阵营和风格。

 

  一般而言,旧世界是指欧洲的法国、意大利和德国等老牌葡萄酒生产国。严格的等级划分制度和葡萄酒饮用时的种种规则和禁忌,加上浪漫主义的演绎,旧世界葡萄酒往往被赋予很多贵族文化和情调。新世界则是指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南非、智利、阿根廷等仅有百年种植葡萄历史的新兴国家——新世界的崛起,令葡萄酒的世界变得更加美丽多元。

 

  曾有人做过一个比喻,法国的高档红酒就像出席晚宴时的礼服,新世界的葡萄酒则像是随性的牛仔裤和T恤。新世界的葡萄酒简单清新,远没有传统的葡萄酒复杂。随着生活简单化的趋势,新世界的葡萄酒已是渐入人心。

 

  势头正盛的新世界

  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国际葡萄与葡萄酒组织(OIV)携手中国、美国、法国等十多个参展国发出了《旧世界·新世界·东方世界葡萄酒行业发展与合作宣言》,向世界宣告了中国在葡萄酒世界新格局的重要地位。这份宣言传达了一个雄心勃勃的信息,到2013年,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七大葡萄酒消费市场,翌年晋身第六。

 

  从2011年的春天开始,中国葡萄酒的进口商和经销商、葡萄酒餐厅经营者、酒评人,甚至杂志的美食美酒编辑,都感受到了一个明显的变化:大大小小的葡萄酒推广会、博览会、品酒会接二连三地举办,频率比2010年下半年高了许多,而新世界葡萄酒总是成为这些活动中的活跃分子。

 

  这些进口葡萄酒推广活动,有些是政府主导的,例如美国农业贸易处从5月16日至5月27日在上海兴荣温德姆至尊豪庭酒店推广“美国美食节”,加州产的葡萄酒成为重头戏;有的是葡萄酒进口商自己举办的,比如在南澳旅游局的协助下选址上海的南澳葡萄酒品酒会;有的是葡萄酒庄联合策划的,美国纳帕谷酿酒商协会贸易代表团4月底5月初第8次拜访中国,进行为期一周的贸易商洽活动。

 

  “与几年前比,这两年新世界红酒在中国卖得越来越好了。”北京澳兹怡美葡萄酒贸易公司销售总监殷志亮是新世界红酒的爱好者。因为公司主要关注澳大利亚的葡萄酒进口,他参加了南澳葡萄酒品酒会的上海站。“上海市场对葡萄酒的消费最为成熟,而且还有许多国外人士。”殷志亮说。

 

  一些葡萄酒商表示,因新世界葡萄酒的品牌在中国的知名度不高,他们先将一些中高档品牌引进,并选择在高档酒店渠道销售,以形成一个相对固定的消费群体。殷志亮透露,中高档的新世界葡萄酒,在品质方面并不逊色于旧世界葡萄酒,价格却比后者低很多。而这其中性价比最高的酒往往来自智利,因为智利在中国享受着进口葡萄酒最惠国待遇,加上本身价格不高,使之成为大多数人乐于尝试的葡萄酒。

 

  沪马商贸在全国葡萄酒进口商中是为数不多的先行者,16年以上的进口经历让市场部负责人张静对上海的葡萄酒市场积累了一番自己的心得。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张女士介绍说,目前法国葡萄酒仍然占据了中国市场40%的份额。近年来,澳大利亚、新西兰、智利等新世界葡萄酒宣传力度不断加大。新世界的葡萄酒大多产自那些一年四季阳光灿烂的地方,酒的质量比较稳定。而像法国这样的产地,酒的年份很有讲究,如果这一年阳光好、风调雨顺的话,就能酿出比较好的酒,但许多旧世界产区气候多变,因此每年呈现的品质也各不相同。从另一角度来看,这种不确定性也让葡萄酒爱好者多了份神秘感和期待感,其蕴涵的文化也足以让人探索良久。

 

  “新世界葡萄酒可以理解为一个品酒状态。”裴顿·史密斯(Payton Smith)是上海罗斯福酒窖的运营总监,这家酒窖为爱酒者提供从藏酒、购酒到品酒培训的多种服务,而原本就来自美国加州的裴顿对于新世界红酒有着更直观的感受。

 

  裴顿说,不了解葡萄酒的时候,人们往往会选择喝法国葡萄酒等旧世界的酒;略懂葡萄酒后,他们就会扩大选择范围,改喝新世界的葡萄酒,同时学着去欣赏果香味、感受酸甜平衡度;等到新世界的葡萄酒也喝多了,品鉴水平达到一定程度后,又会回到旧世界来。“旧世界的葡萄酒口感层次更丰富,例如勃艮第的葡萄酒非常优雅,不光有果香,还有矿物质等等其他复杂的味道。”他接触过的很多葡萄酒消费者,都有这样的成长过程,“而现在的中国,大部分的品酒爱好者正是处于第二个阶段,不断涌入的新世界葡萄酒带来更多崭新的体验,也更能激发起饮酒者的好奇心。”

 

  新技术,新创意

  “如果说,旧世界把葡萄酒视为一种艺术,那么,新世界则把葡萄酒视为一种技术。”活跃在上海的台湾葡萄酒独立讲师林殿理在概括两个世界的差异时,给出了一组简单易懂的对比。林殿理解释说,简单而言,旧世界趋于传统的酿造工艺,新世界则偏向现代技术酿造;旧世界酒庄盛行的是匠人文化,注重酿造的传统,祖祖辈辈靠着葡萄园生活,因而酿出来的酒也老成世故,适合品味收藏;而新世界酒庄是消费主义文化,大多轻松直白,果香在开瓶之际就浓重而澎湃。“但这只是大致的情况,当然不能一概而论。”林殿理补充道。

 

  传统与新异,厚重与平实,简单与多元,神秘与亲和,严谨与活力,在这一系列看似对立的名词概括下,新旧世界向世人展示着各自独具个性魅力的美酒佳酿。“它们没有很多规矩束缚,也不需要摆出某种老成的姿态。”林殿理描述说:“在很多细节上你都可以感受到新世界葡萄酒的新意,甚至能够在新世界葡萄酒的酒瓶上看到漫画和三维标签!”

 

  比如,今年国际市场不仅有传统的玻璃瓶包装,还有新世界葡萄酒罐头包装和利乐包装的现象。对此,负责筹办“2011南澳红酒美食巡礼”的葡萄酒培训师简·保尔(Jane Paul)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给出了自己的分析,“在葡萄酒消费量大的国家,人们不可能天天都喝好酒,所以廉价的葡萄酒会有它们的市场。这些葡萄酒成本比较低、只要保证酒的新鲜度即可,所以简单的包装能帮助它们降低成本,赢得市场。”

 

  而对于精品葡萄酒,包装上的差别也开始有了一个新的趋势。以前一般都是使用传统的软木塞,而现在越来越多的酒商,尤其是新世界的酒商,开始采用螺旋塞。因为软木塞中含有一种叫TCA的物质,发生反应时会污染葡萄酒,使葡萄酒产生一股类似潮湿纸板箱或旧报纸的味道,称之为坏塞(corked)。而螺旋塞能有效避免坏塞,而且能保持葡萄酒浓郁的果香,使葡萄酒不被氧化。

 

  简·保尔说,据她观察,中国愿意尝试新葡萄酒的饮者分两种:有品尝经验的人选择喜欢的口感,有新酒的时候会去尝试;年轻人消息灵通,容易得到这方面的资讯。年轻人中,女性又特别喜欢新世界酒,“新世界酒果香浓郁,很受女性欢迎。”

 

  激情与勇气

  “产业化在新世界也许是普遍存在的一个现象,但这并不代表全部。在一些著名的优质产区,各个酒庄对酿制流程和工艺上的要求甚至比旧世界还要严格。”阿什利·海林格伦(Ashlee Hallengren)是加州纳帕谷产区Amuse Bouche酒庄的代表,今年随纳帕谷酿酒商协会贸易代表团拜访中国让她有机会介绍自家的葡萄酒。

 

  美国的新世界代表首推加利福尼亚州。美国葡萄酒的特质正如其历史和人民一样,活泼、鲜明、富有朝气。而加州是美国最大的葡萄酒产区,产量几乎占了全国产量的90%以上。它位于地震带,受到断层运动的影响,地形复杂,并有很多大小不等的溪谷盆地,而且南北距离长,具备了德国莱茵,法国波尔多、勃艮第,意大利,西班牙,地中海等地的气候条件。因此,仅美国加州生产的葡萄酒种类,几乎可以赶上整个欧洲。

 

  这其中的纳帕谷算是世界上最小的产区之一,只有波尔多面积的1/8,产量仅占加州的4%,但95%以上的家族酒庄为葡萄酒提供了持续的高品质。在2007年的《Wine Spectator》杂志百强酒评选中,加州的The Prisoner Napa Valley 2006得到了93分的高分,位列前100名好酒的第17位。

 

  “在纳帕谷,使用人工采摘葡萄的酒庄有很多,这种方式可以在第一时间过滤掉不健康的葡萄,从而保证酿造的品质。”阿什利告诉记者,早在1986年,纳帕谷就成为了美国第一块农业保护区,如今它拥有全世界葡萄酒产区范围内最全最严格的土地使用与环境保护规则。她所在的酒庄里以种植美乐为主,其他还有赤霞珠、品丽珠和桑娇维塞。种植过程中,酒庄还尽可能地采用有机种植法,不施化肥、不洒农药,不健康的葡萄会埋到地里成为肥料。

 

  “采用有机种植是近年来新世界酒庄的一个趋势,因为我们没有太多的传统需要遵循,但激情和勇气让我们敢于尝试新方法。”新西兰席尔森(Seresin)庄园的总经理罗扎(MJ Loza)告诉《第一财经日报》,他的酒庄全程采用严格的有机种植方法,在酒瓶中装填饱满的自然气息是他最骄傲的事情。在他展示的照片里,葡萄庄园里不仅种满葡萄,还放养了吃虫的鸭群,为畜养牛羊提供有机肥料。“我们还会为周边的居民提供新鲜牛奶。”罗扎说。

 

  席尔森庄园处于新西兰南岛北端的马尔堡(Marlborough)产区,除了盛产长相思、雷司令,得天独厚的气候和土壤还孕育出非常难得的黑皮诺。席尔森酒庄选取最佳的田地种植黑皮诺,并为品质最高的黑皮诺红酒取名“Sun and Moon”,并且标出税前125美元/瓶的价格,让人看到酒庄对自然品质的高要求。

 

  “新世界不仅仅新,它也一直在努力变化。”在概括新世界葡萄酒时,林殿理如是说。从产业化的生产模式,到精耕细作的家族式经营,从模仿旧世界的酿造工艺,到开发因地制宜的发酵技术——这种变化让人们看到:“新”对于这个葡萄酒世界的修饰早已和“不成熟”无关,更多的是亲近的姿态和惊喜的呈现。

 

 

(文章来源:一彩网 责任编辑:)

热点新闻
酒媒:让世界爱上中国酿造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商务合作
免责声明 | 投稿须知 | 网站地图
投诉建议
通过E-mail将您的想法和建议发给我们
稿件投诉:winemedia@163.com
版权建议:winemedia@163.com
联系我们:0535-4915219
酒媒热线:0535-4915219
客服微信号:winemedias
微信公众号:酒媒网 winemedias
©2017 酒媒网 (winemedias.com) 版权所有 / 工信部备案:鲁ICP备11034312号 Sitemap 站长统计